又在凯瑟琳婆婆这里住了一周希洛和切萨雷才告辞离开,在与切萨雷相遇之前,希洛在这里住了快半个月,她很感激凯瑟琳婆婆的收留,对方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。希洛邀请凯瑟琳婆婆一道回王都,却被她拒绝了,虽然她孤身居住于此,但这个房子留存着她许多美好的记忆,因此不愿意离开,不过终究到了说再见的时候。
    切萨雷寻希洛多数时间都是骑的马,希洛身娇体弱受不得马匹长时间的颠簸,切萨雷特意买了辆宽敞舒适的马车,好让她路上能过得舒服点。这样一路走走停停,同希洛来时的心境完全不一样。
    她本来打算一走就再也不接触过往,平静孤单的离开这个世界。但人与人的牵绊哪里这么容易就能剪短,时日无多,能够不留遗憾的离开才是最好的结局。
    此时已至初夏,切萨雷挑的路同来时不太一致,沿途的风景更秀美,却也更绕些,但为了更美丽的景致多走些路也是值当的。希洛在摇摇晃晃的车上昏昏欲睡,等从软绵绵的垫子上醒来,拉开车帘,外面风景让她一瞬间美到失语。
    车厢外是一望无际的绿色,小幅度起伏的草原,上面有星星点点的白色绒团,是正在饱餐的小羊。她过去的人生大多圄与各式精美华丽的府宅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辽阔的自然草原。
    整个天地间仿佛就只有一片草一群羊以及这辆马车,切萨雷特意将车停在此处,就是料想到希洛必然会喜欢窗外的景色,但他见希洛正在熟睡,便没叫醒她。
    希洛下车时切萨雷正在马车不远处散步,她一下车便能见到他。
    “切萨雷!”希洛朝孤身伫立的青年叫了声,然后便向他跑去。脱掉了贵族小姐繁琐的服饰,换上平坦舒适的皮鞋,希洛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平坦的草地上奔跑。
    “慢慢走,你别跑。”切萨雷回头看见奔跑的希洛,连忙说道。
    希洛根本不听他的,和朝她赶来的切萨雷撞在一起,两个人双双倒在厚实的草甸上。切萨雷赶紧把她扶起来问道:“有没有磕到哪。”
    希洛摇摇头,笑道:“你怎么发现的这个地方,我很喜欢。”然后下一秒,她牵起切萨雷的手,一道向远方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