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液又浓又多,射个没完没了,又将鹿音送上高潮。
      “啊——啊!”
      她翻着白眼痉挛着,身体接纳着他的所有物。一股又一股,直射子宫,小腹被射的鼓起来,从平整的小腹到快四个月的孕肚,偏偏陆生的鸡巴死大,将所有的东西全都堵在里面,愣是没有一滴流出来的。
      高潮的小逼有规律的收缩着,将鸡巴吸得更紧,鸡巴拔都拔不出来,鹿音吐着猩红的小舌头,一脸被操熟的模样,下半身还在痉挛颤抖着,一抽一抽的,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。陆生在等她小逼停止收缩之后,又硬了起来,鸡巴像是有自己的思想,不愿离开她的小逼一样。
      “胀死了……唔…….”
      鹿音的小逼又被他撑开来了些,她知道,这个男人,他,又硬了。
      她小子宫里全是他的东西,整个人胀得不能动,小逼里又疼又麻又爽,可受不了再来一轮。
      陆生猛吸了好几口气,直起身子,撑开她的大腿,将鸡巴慢慢拔了出来。拔出来的时候难免碾到她小逼里细细的褶皱,小逼又爽起来,她小声哼哼起来。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…嗯嗯——”
      “你再这样叫下去,我可忍不下去了…….”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又带着性事后的诱惑,声音有些抖,可以听出来,他忍得很厉害。
      毕竟,在鸡巴硬邦邦的时候从小逼里抽出去,并非常人能做到。
      鹿音感觉捂住嘴,眼睛扑棱扑棱的看着他。
      陆生看着她难得听话乖巧的模样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      鹿音看见他上扬的嘴角,立马蹙起眉头瞪着他,又害怕他鸡巴反悔又操进去,只能怒而不敢言。
      鸡巴终于拔了出来,二人都呼出一口气,陆生擦了擦额头的汗,盯着小逼看,小逼在鸡巴离开的瞬间立马紧闭起来,将精水死死堵住里面,只有几滴顺着逼口往外流,一片淫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