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好吗……”虽然陆生也知道现在问这种话有假关心,但是她双腿实在颤得厉害,只要她说吃不消,他硬着头皮也要拔出去。
      鹿音咬着他的唇声音模糊“继续…..还好……”
      陆生得到应允之后,渐渐向下挺腰,一点一点将紧致的逼肉凿开,让她的小逼里都是他的形状。
      鸡巴每进一点,小逼的嫩肉全部碾平,闭合的甬道被撑到极致。鹿音的泪水不停的流着,小逼的水也在不停的流着。她的指甲掐进他精壮的后背,身后的疼痛让男人更加想把鸡巴全部操进去,鹿音松开他的唇,下一秒猛地咬着他肩部的皮肉。
      “唔!”男人吃痛闷哼一声。
      鸡巴插得更深了,直到他试图再向前的时候,发现已经快到顶了。
      柱身挤压着小逼深处内壁的G点,一种酥麻从小逼深处直冲头皮。
      比以往她自慰阴蒂来得更快更猛,才刚刚被操进去就高潮了?!鹿音觉得自己也太没出息了,身体竟然敏感成这样。陆生还不知道她的感受,还在往里插,又是狠狠碾压着敏感的点,不行了,她又要高潮了,他怎么还在插!
      “等等…….不行了,要来了!”
      “嗯?!”陆生一头雾水,不是才插进去吗?
      “不行!…….啊,高潮了!嗯啊!”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…啊!——啊…….啊……..唔……”
      陆生感受她小逼的一收一缩,这才知道她竟又高潮了,自己不是还没插嘛?!
      靠,好紧!陆生硕大的鸡巴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挤压,他好不容易插开她的小逼,本来就被绞得不行,现在小逼像是有生命一样,蠕动着,吮吸着,收缩着。
      他尾椎骨被吸的发麻,死撑着往里插,这次一定要插到底。
      “嗯嗯……啊——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