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零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我从来不看我的血条 > 33狼大(试图讲荤话的狼)(鞭腿加更)
    战狼其实识字的,但他没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。
    战狼的师父是个狂人,训练战狼时事事要臻至完美,不管是武学还是习字读书都是,不到达标准,那便是一阵令人痛彻心扉的好打,也还好战狼本来就在山林里野惯了,皮厚肉粗,没给他师父打死。
    战狼如今只要看到书,就想起以往彻夜背书,漏了一句就被打一鞭的往事,那脑壳就麻麻的一阵。一拿到那本厚厚的压枕,他看都不想的看一眼,便直接往枕下塞。
    如今他倒是性盎然,他把梁薰抱到大腿上,从她身后揽着她,赤裸健壮的胸肌贴着她的背,热情的邀约她一起读书育人“涨姿势”。
    “一起。”他贴在她耳边,声音低沉,听起来竟有几分温柔缠绵。
    梁薰都要羞愤死了,目光不敢直视那一张张露骨的图片,可又耐不住人天生的好奇心,从眼尾余光偷觑着。
    她哪知战狼根本搞不清楚办婚礼要置办些什么,在采办的时候,就直接给婚仪礼品铺子的店小二一张面额百两的银票。
    这有钱能使鬼推磨,也能拥有最周到的服务,店小二什么都给他备上了,却没费心解释所有物品的用处。
    战狼对没兴趣的事物懒得很,不想问,更不想花时间了解,所有的东西都是由他看物品的样子做猜测,进而胡乱使用。
    喜秤被他插在门上做装饰,盖头被他当茶几的桌巾,龙凤花烛还插在餐桌上,整间洞房的布置不伦不类,可即便如此,梁薰却还是感动于他的一片赤诚。
    战狼对那些花花绕绕的东西不愿多看一眼,可这本“压枕”,如今是彻头彻尾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力,他第一次对书本产生兴趣,而且求知若渴。
    梁薰脸上还是臊热着,她可以感觉到战狼在学习的同时,欲望已经完完全全被撩拨起来了。她并不觉得战狼这样好学会是什么好事,毕竟若是他学以致用,倒时候可都是要应用在她身上的。